文事看板

你是大自然的尤物


作者:辛 茜    时间:2015-08-28

 

你是大自然的尤物

——评《人民文学》2015年第二期蒋蓝散文《豹典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辛茜


     《豹典》是美文。马羊年相交之日,能读到美文是文学的盛典,也是节日的盛典。
   
《豹典》的作者蒋蓝,是诗人,散文家。蒋蓝在湿润的四川,我在高寒的青海。蒋蓝获过人民文学奖,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写者,但这并不妨碍我欣赏他的文字。
    
豹的凶险排在豺狼虎之后,豹身上的斑纹令人困惑、不解。加之字含有液汁的偏旁。这凶猛的动物,就具备了一种身轻如燕,踏水而行,奇异玄妙的美感。
    
这是蒋蓝《豹典》的开端。
    
如此富有想象力、精神尺度,富有诗性和思辨力的开端,加之美国诗人卡尔
桑德堡的名诗,雾来了,踮着猫的脚细步。弓起腰蹲着,静静地俯视海港和城市,又再往前走。(《雾》)作铺垫。豹的云雾境界,豹的忧郁、孤寂、气短和忧伤,豹的隐秀、控制和内敛,便由此精彩呈现。这种呈现不是简单的语言叙述,是经过蒋蓝的心脏、灵魂,通过蒋蓝在黄昏的空气里扑出去的无根指头,蒋蓝的皮肤、毛发、气息、内力的直感,刺入我的骨髓的。
   
阅读这样的文字,有一种毛骨悚然,脊背上的汗毛一根根倒立,手心针刺一般的疼痛传遍全身的感觉。
   
而眼前的豹也完全不是影像师手里,或者是被人在栅栏里幽闭住的受伤的,狂躁的豹。豹就是豹,是旷野中孤独的豹,是梦境边缘的光,飞起、碎匿,是黑夜里从撕开的伤口里冲出来,以咆哮进一步扩大伤口的豹。
   
有谁知,汉字的组合会产生这样的力量。这是对文字的敬畏,还是对文字的洗礼,抑或是如新散文创作者祝勇所说,根本就是语言的盛宴与狂欢。他恢复了语言自身的价值,发现了语言独立存在的固有的美。当然,也只有这样充满文采、质感的语言,才能让豹与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联系在一起,与人的存在联系在一起,与蒋蓝的思想联系在一起。
   
阅读中,我常常分不清哪个是豹的思想,哪个是蒋蓝的思想。或者完全是豹的思想。蒋蓝只是一个研究者,一个赞同豹,与豹有着一致思维的叙述者。
   
豹的声音不同于虎的吼声。豹绝不虚张声势、哗众取宠。豹的伟大策略是修炼心性、韬光养晦,漫漶于精神空间的全部秘密,是人类生存的智慧,是披着东方锦绣,接近老庄哲学的处事之道------抑制。
   
抑制很难做到,大部分人只会以身上的斑纹和光环示人、行事。浅薄、傲慢,贪婪、妄取,不可一世。甚至过着丧失伦理、道德、人格,出卖灵魂的虚伪生活。
   
从蒋蓝的作品中可以看出,蒋蓝崇尚独立,喜欢特立独行,他的思想在刀尖上行走,空中飞扬,直入内心。
   
忽然觉得,豹就是蒋蓝,蒋蓝就是豹,他们之间是相通的。蒋蓝身上,具有豹的秉性,而这天生的秉性,不但成就了他的才华与品格,也成就了如《豹典》陨石般黑光瓦亮的美文。
难以想象,一个人的才华会被动物提升到这个地步。正如蒋蓝把动物写得如此有才华一样。同样惊心动魄。
   
其中段落梦中黑豹”“兰花黑豹,鬼魅诱人,散发着豹的体香,以金属般透亮的文字,击穿了我眼前的纸笔,我身上的绸衣,直逼我的心脏,似与我血肉相连。而那被花朵抬高到诗经的天色里的庄子,真的飞远了。
   
我沉浸在飘忽不定,极静而动的豹,独立桀骜,优雅、高贵的气场中。我被他折服,同时被他诱惑。
   
豹,是大自然的尤物,与大自然融为一体。而写作者蒋蓝,不也是大自然创造的尤物,并时而为大自然的寂寞感到忧伤吗。年轻的猎人在猎豹的路上,因一朵别致的兰花觉悟,不再做猎人,成了一位植物学家。豹是一位被兰花赋予的存在,兰花是豹点燃的爱情。这两者互为存在。同时,让豹、兰花、蒋蓝、阅读者,在被互相赋予后均成了大自然的爱恋者。被彻底劝化的人不仅仅是猎人,应该是更多的人。
   
蒋蓝是中国当代新散文的先锋,他在自如运用汉语言文字的时候,与描述对象之间的关系是动态的,互为渗透的。他与豹一起从山林中走来。与豹一起静止、激越、咆哮。豹的疼痛、孤独、谨慎,甚至怀疑的态度,即是蒋蓝作为豹的疼痛、孤独与怀疑的深刻体验。而豹的优雅、勇猛、内敛,也是蒋蓝自己的人生经验。
  
《豹典》不刻意追求形式的跳跃、破碎,文字的故弄玄虚、精巧夺人,只是在尽情直率地道白,现实生活中朴素的真理,让自己的生存经验与阅读者产生思想、感官、情绪的共鸣。这是平庸之作不可能到达的顶峰。
   
大年初五,是迎财神的日子。鞭炮声中,豹,这个孤寂、隐秘,在山林里占有独自精神气场。心事重重,满怀忧伤,然又在夜的黑幕中露出强大、拒绝、冷酷的兽的凶光,像巫师一样占扑未来,迷于本质,寓意东方哲学的具象,在蒋蓝文采灼灼的叙述中,映入我的心底。